刘晓庆宠物狗狗当枕头 温柔抚摸眼神宠溺

黄大仙六合彩隆林的图库

2018-09-02

宝贝,盼你长大,又怕你长大 #标题分割#

宝贝,盼你长大,又怕你长大

分享到:

刘晓庆宠物狗狗当枕头 温柔抚摸眼神宠溺

孩子的成长,从来都藏在那些再平常不过的细节里。某个瞬间,我们被打动,然后铭记,等他们飞远,又拿出来回忆。

陈果还没谈恋爱时,她爸就准备好了在她婚礼上的发言。

“必须搞笑!让大家笑得吃不下饭!咱们就能省点酒席钱!”果爸平常爱看搞笑视频,也热衷于讲段子逗大家笑。

看多了国外那些婚礼上新娘父亲的逗趣发言,他也准备在女儿的婚礼上发挥一下,所以提前很多年,就在策划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婚礼那天,果爸才说了第一句,大家就笑了,“没想到我女儿这么邋遢,也能嫁得出去。

我很欣慰啊!”接着,他就开始绘声绘色地讲陈果从小到大的糗事:挖出鼻涕来团成球沾在额头扮观音菩萨;学爸爸剃胡子刮破下巴;自己的零食省下来送给小男生,结果男生吃完抹抹嘴,就趁她不注意抽了她的椅子,让她摔个大屁蹲……陈果站在台上,羞得无地自容。

宾客笑成一团,气氛热烈融洽。果爸说着,不经意间扭头看了看盛装的女儿,瞬间就哽咽起来:“你怎么,忽然就长大了呢不是一直很小的吗…..”后来,陈果是这么形容当时的氛围的,“怎么说呢,要不是主持人机灵,临时插了游戏环节,以我爸的口才,非搞出葬礼的气氛!”可是,刚义愤填膺地吐槽完她爸,陈果眼睛也红了,“没见过我爸哭,他要再说下去,我都不忍心嫁了。”是啊,每对父母都盼着孩子快快长大。可是孩子越长大,心情就越矛盾。盼他独立,又怕他疏离;盼他羽翼丰满,又怕他翅膀硬了飞得太远。总有那么一个瞬间,我们会发现,孩子长大,让人欣慰,可也让人心碎。我有个姐姐,叫明珠。她多年来一直有痛经的毛病。早些年,明珠姐一痛经,就去喝街上一家小店里的骨头汤。孩子六岁那年,她有一次又痛经,痛得站不起来。儿子在客厅玩,她躺在卧室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等她醒来时,发现儿子正站在床前温柔地看着她。见她醒来,赶忙端起桌边的排骨汤给她喝。明珠姐看看那碗排骨汤,又看看身边的小朋友,不敢相信那是眼前的小人儿买回来的。要知道,去那家店要过一条马路,那条路上人和车都特别多,大人都要等很久才能过去,她无法想象儿子是怎么过去的。于是她焦急地问孩子:“你怎么过的马路”儿子得意地看着她,“有个叔叔推着自行车过马路,我拿手搭着他的后座过的。”“回来呢”“回来是店里的姐姐送我到咱家楼下的。”孩子得意地讲。想象一个六岁的小孩,扶着陌生人的自行车后座,小心翼翼过马路的样子,连我听了,都觉得心里暖暖的。长大,从来都是一个日复一日、不动声色的过程。它任何时候都在发生,可只有某个瞬间,才会被看见。总会有那么一刻,你会发现,他不仅知道保护自己,还学会了照顾家人。闺蜜玲玲,是个二胎妈妈。她家弟弟出生时,哥哥只有三岁半。自己带俩娃的日子,鸡飞狗跳、一地鸡毛。弟弟吐奶、攒肚、夜啼;哥哥赖赖唧唧,不肯去幼儿园,不肯出去玩,一天念叨八百遍“妈妈抱抱”。哥哥就跟监视器似的,每次发现她抱起弟弟,就会冲过来,大哭大叫“妈妈不爱我”。玲玲每天烦不胜烦,对哥哥,更加少了耐心。有一天,六个月大的弟弟在床上睡着,玲在忙家务,哥哥自己玩。她用余光向床上一瞥,惊讶地发现二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已经爬到了床沿上,马上就要掉下去。她扔下扫把要冲过去时,哥哥已经先她一步,敏捷地将正在掉下去的弟弟抱入怀中。弟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在哥哥怀中呵呵地笑了起来,哥哥抱着弟弟,宠溺地训斥着,“你是想吓死妈妈呀!”。玲玲说,看到那一幕,她内心十分自责。一直以来,她都沉浸在自己第一次当二胎妈妈的痛苦中,却忘了,哥哥也是第一次当哥哥,他被分走了一半的爱。他曾经用哭闹和耍赖表达自己的不满,却没被注意到。于是,在大人看不见的地方,他也在学着做哥哥,然后偷偷地长大了。有一种长大,叫“不得不长大”。每个人都会有“一下子成熟,忘记怎样软弱”的瞬间。可对于二胎家庭的老大来说,这一心酸的瞬间,总是来得更早一些。哪一个瞬间,你觉得孩子长大了有人说,孩子第一次直立行走时。看着TA跌跌撞撞地走过来,感觉全世界都摇摇晃晃。当TA终于扑进自己的怀抱时,又好像是拥抱了全世界。有人说,是孩子第一次离家出走时。想到孩子决绝离开的样子,内心里有委屈,有愤怒,也悲伤,可更多的,是恐惧和无力。有人说,是孩子出国留学时,看TA背着书包头也不回地走进安检口。心中期待孩子能奔个大好前程,又害怕TA这一飞,就难再回来了。有人说,是在孩子婚礼上,看TA要和别人成为一家,心里默默有些委屈,“这个我一手养大的孩子,再也不只属于我了。”孩子,不过是上天寄存在我们这里的礼物。世间所有的爱,都以相聚为目的,唯有亲子之间的爱,是以分离为目的。孩子每一次的长大,都是给父母的一场告别仪式。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写道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父母之爱,是一场很想得体但又很难得体的退出。这个过程,难免肝肠寸断,难免寂寞阑珊,却又让我们甘之如饴。我们一边由衷地欣慰孩子的长大,鼓励Ta去远方见美丽的风景,见有趣的人,一边却又忍住泪水,向孩子的背影挥手告别,然后拢一拢身上的单衣,在有风的傍晚,默默地走上回程的路。